www.f61.org

董事会大唐董事长中芯国际人事“大地震”:CEO与CMO辞职

英特尔中国芯片AMD在中国芯片市场与英特尔平起平坐?三星智能手机手机王雪红称HTC要拿第一 或推低端智能手机工厂大陆朝向电子制造业加速内迁线路测试解决方案英飞凌面向“全数字化”本地环网推出多信道线路测试解决方案白炽灯节能产品雷士照明率先宣布淘汰白炽灯成本标准企业专家提议把中国PCB标准认证提上日程集成电路产业芯片5个方面振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华为思科厂商国产高端路由器厂商蜕变 期待引领潮流新一代芯片客户端义传科技推出新一代VDSL2芯片组解决方案Merlin

中芯国际上演人事大动荡:CEO王宁国递交辞呈

内讧中的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下称“中芯国际”,00981.HK),更大的动荡迹象开始显现。这家中国最大的代工企业,或将经历一场比创始人离职时更大的危机。

获悉,昨天下午2点多,中芯国际总裁兼CEO王宁国向董事会提交了辞职申请。

截至本报发稿之时,未闻董事会针对王宁国辞呈的具体回复结果。但本报昨日下午同样获悉,就在两天前,中芯国际CMO(首席市场官)季克非已经提交辞呈。

“据说他(季克非)暂时被挽留下来了,但是,如果情况还是不明的话,那也很难说。”知情人士透露。

王宁国、季克非的辞职举动,或将在中芯国际高管团队中引发震荡。前周,消息人士曾对本报透露,如果王宁国离开,季克非、关悦生、CFO曾宗琳等拥有20多年半导体产业经验的人可能全部离开,不排除大量台湾地区核心员工追随而去。

过去10年,中芯国际之所以从无到有,除了政府、产业政策、基础员工支持外,张汝京创立公司初期从海外带来及招募的大量核心员工立下了汗马功劳,其中,台湾地区的员工尤其扮演了主力军的角色。

事实上,这也是大陆许多半导体工厂甚至面板厂过去多年常见局面,曾被许多业内人士称为“陆(大陆)皮台(台湾地区)骨”模式。

过去多年,大陆半导体人才成长迅猛,尤其是工程师与基层管理人员。但拥有技术、运营兼具国际视野的高级管理人员不多。王宁国去年曾对本报强调,与其说是做企业,不如说是培养人,一个成功的中芯,就代表着大批成功的专业人才。而杨士宁当初便是王宁国拉入的一名本土高管(目前已是美籍)。

高管以及大批受过多年训练的核心员工一旦流失,中芯势必元气大伤。事实上,对手们早已盯上他们。两年前,英特尔大连12英寸厂曾大挖中芯熟练员工,上海华力微电子前不久也挖走一些中芯的员工。

中芯仍未公布新任董事长人选及管理层权力分配方案,有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新董事张文义已被选为执行董事并已获董事长提名。

张文义当初由江上舟力邀进入中芯,应该说,身为江上舟的同学并深得其信任的王宁国还有一些机会。那么,他为何提出了辞呈呢?

知情人士透露,最新的方案或许将是如此:张文义任董事长、执行董事、总裁。杨士宁是否会担任新职,目前不明。

这等于说,王宁国在失去董事会执行董事席位后,战略与执行层面的权力也将被缩减。

上述人士表示,如果这一方案成真,或许意味着大唐控股与杨士宁一派的胜利。因为,大唐原本也没打算立刻寻求董事长席位,空降而来的张文义,虽然有望汇聚多个角色,但是如果不能显示出强势整合力量,将很难真正破除眼下的矛盾困境,大唐与杨士宁一派或许已握有权柄。

但另有消息人士透露,中芯海外股东不会容忍这一局面发生,上次股东大会与董事会会议上已用反对票对杨士宁明确表了态,除非他们彻底退出董事会。

该人士表示,中芯已处于两败俱伤的局面,假如王宁国辞职引发持续动荡,将不但给对手创造成长机会,届时暂时得利的一方很可能面临更大压力;而包括大唐、中投在内的投资方,投资利益也难保证。

同业的一名高层人士上周对本报强调,如果中芯再不尽快稳定下来,很可能将一蹶不振。

上周,中芯董事会一名董事曾私下对本报透露,会以大局为重,尽力让中芯回归稳定、健康的发展轨道。

面对潜在的动荡局面,一名管理层人士在短信里对本报表达了痛惜与无奈:“天下有太多事不能用常规去理解,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这等于说,王宁国在失去董事会执行董事席位后,战略与执行层面的权力也将被缩减。

上述人士表示,如果这一方案成真,或许意味着大唐控股与杨士宁一派的胜利。因为,大唐原本也没打算立刻寻求董事长席位,空降而来的张文义,虽然有望汇聚多个角色,但是如果不能显示出强势整合力量,将很难真正破除眼下的矛盾困境,大唐与杨士宁一派或许已握有权柄。

但另有消息人士透露,中芯海外股东不会容忍这一局面发生,上次股东大会与董事会会议上已用反对票对杨士宁明确表了态,除非他们彻底退出董事会。

该人士表示,中芯已处于两败俱伤的局面,假如王宁国辞职引发持续动荡,将不但给对手创造成长机会,届时暂时得利的一方很可能面临更大压力;而包括大唐、中投在内的投资方,投资利益也难保证。

同业的一名高层人士上周对本报强调,如果中芯再不尽快稳定下来,很可能将一蹶不振。

上周,中芯董事会一名董事曾私下对本报透露,会以大局为重,尽力让中芯回归稳定、健康的发展轨道。

面对潜在的动荡局面,一名管理层人士在短信里对本报表达了痛惜与无奈:“天下有太多事不能用常规去理解,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中芯国际控制权之争纷纷扰扰

江上舟布“珍珑棋局”助张文义上位

张汝京时代的终结,引发了中芯国际的第一次地震;江上舟的意外辞世,再次牵起波澜。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中芯国际的董事局已今非昔比。

大陆势力渐主导董事会

2005年8月5日,就在即将公布亏损的第二季度业报前夕,中芯国际任命了新的主席。这一举动引发了有关其正在努力削减董事会中的“台湾派”势力,使管理团队更加“大陆化”的传言。

中芯国际任命王元阳接替张汝京担任主席职务,但张汝京留任CEO。中芯国际解释称,采取这一措施的原因是为了遵守香港联交所的相关规则,即公司的主席和首席执行官不能由同一人担任。同时中芯国际强调,王元阳的主席职务是名誉性的,不会介入公司的日常运作。当时,在中芯国际的8名董事中,包括王元阳在内仅有2名来自大陆。

时间翻到2011年6月29日,在中芯国际召开的股东大会上,CEO王宁国意外落选新一届董事会,同时中芯国际董事长席位空缺。与6年之前张汝京卸任董事长时相比,新的7名董事中,除川西刚来自日本外,其余6位董事全部出生于大陆。

其中,陈山枝、高永岗代表大唐控股,周杰代表上实控股,共占据近半数席位,代表大陆主要投资方利益;另外,陈立武、刘遵义则分别代表华登国际、中国投资两个投资公司;最后,张文义的进入据说“早有安排”,现年64岁的张文义是江上舟的同学,两人经历颇有相似之处,张是江心目中接替董事长职位的最佳人选,甚至有“托孤之意”。

新管理层渐行渐近

从一位消息人士处获悉,其实早在2009年11月王宁国上任之际,就曾有过预言,即“只干一个任期,4年一到,就拍马走人。”以此推断,王宁国离卸任还差2年多时间,不过江上舟董事长的意外离去打乱之前的既定策略。

上述人士分析,王宁国在职期间业绩其实并不理想,“他太注重缩减成本,目标只为盈利,虽然中芯国际实现了多年来扭亏为盈的夙愿,但去年生意实在太好做了,单子多到接不过来。开玩笑地说,就算张汝京在,一定也能盈利。”

IC行业专家老杳表示,“大陆企业的一把手还应该出自大陆,运营团队中可以有来自台湾的中层和高管,但CEO还应由熟悉、了解大陆企业的人来担当。”他预测,首席运营官COO杨士宁有望接手CEO一职。

而董事长的位置,业界普遍认为张文义有较大胜算,虽然大唐控股极力反对,但苦于董事会中暂无更加合适的人选。近日,张文义已经以4:3的投票结果当选执行董事,看来,大唐控股加上实控股的3票仍不足以决定中芯国际的命运走势。江上舟“托孤”张文义布下的这盘珍珑棋局或许即将“决胜千里之外”。

行业第一受热捧

自去年以来,芯片代工行业持续升温,全行业出现产能短缺,只要有产能就能赚到钱。不过,对于囊中羞涩的中芯国际来说,资金严重不足是摆在面前的最大问题。时任董事长江上舟不得不积极吸纳投资,以期扩大产能。

2010年底以来,大唐控股和中国投资注资,并持续增持中芯国际,分别以约19%和12%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一和第二大股东。与此同时,中芯国际的“被注资”传闻不断传出。有传言称,CEC(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公司)就希望通过现金收购中芯国际,并整合其集团下属的半导体企业——华虹集团,打造中国最大的半导体航母。

一位IC行业资深人士向记者透露,中芯国际一路走来坎坷,从有“红色台商”之称的张汝京于2000年创业开始,潜意识里,中芯国际一直打着赶超台积电的远大目标,而张汝京的退出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此时,资本开始显露出残酷本色。

该人士称,在股权结构彻底改变后,投资方已对中芯国际的未来发展展露出丰富的想象力,如“放弃纯代工模式”、“与华虹合并”等等,毕竟中芯国际已是国内行业龙头,发展前景和运作空间非常广阔。“而董事长将掌握话语权,CEO则成为执行者。”

内讧中的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下称“中芯国际”,00981.HK),更大的动荡迹象开始显现。这家中国最大的代工企业,或将经历一场比创始人离职时更大的危机。

据悉,昨天下午2点多,中芯国际总裁兼CEO王宁国向董事会提交了辞职申请。

截至本报发稿之时,未闻董事会针对王宁国辞呈的具体回复结果。但本报昨日下午同样获悉,就在两天前,中芯国际CMO(首席市场官)季克非已经提交辞呈。

“据说他(季克非)暂时被挽留下来了,但是,如果情况还是不明的话,那也很难说。”知情人士透露。

王宁国、季克非的辞职举动,或将在中芯国际高管团队中引发震荡。前周,消息人士曾对本报透露,如果王宁国离开,季克非、关悦生、CFO曾宗琳等拥有20多年半导体产业经验的人可能全部离开,不排除大量台湾地区核心员工追随而去。

根据本报记者对于中芯国际长达7年的跟踪与报道,过去10年,中芯国际之所以从无到有,除了政府、产业政策、基础员工支持外,张汝京创立公司初期从海外带来及招募的大量核心员工立下了汗马功劳,其中,台湾地区的员工尤其扮演了主力军的角色。

事实上,这也是大陆许多半导体工厂甚至面板厂过去多年常见局面,曾被许多业内人士称为“陆(大陆)皮台(台湾地区)骨”模式。

过去多年,大陆半导体人才成长迅猛,尤其是工程师与基层管理人员。但拥有技术、运营兼具国际视野的高级管理人员不多。王宁国去年曾对本报强调,与其说是做企业,不如说是培养人,一个成功的中芯,就代表着大批成功的专业人才。而杨士宁当初便是王宁国拉入的一名本土高管(目前已是美籍)。

高管以及大批受过多年训练的核心员工一旦流失,中芯势必元气大伤。事实上,对手们早已盯上他们。两年前,英特尔大连12英寸厂曾大挖中芯熟练员工,上海华力微电子前不久也挖走一些中芯的员工。

中芯仍未公布新任董事长人选及管理层权力分配方案,有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新董事张文义已被选为执行董事并已获董事长提名。

张文义当初由江上舟力邀进入中芯,应该说,身为江上舟的同学并深得其信任的王宁国还有一些机会。那么,他为何提出了辞呈呢?

知情人士透露,最新的方案或许将是如此:张文义任董事长、执行董事、总裁。杨士宁是否会担任新职,目前不明。

中芯国际近百核心员工流失,公司董事动荡交易暂停

中芯国际(00981.HK)目前正陷入一场内部权力的角逐之中。但无论大股东能否借机强化控制力,还是总裁王宁国的职位安稳如初,中芯国际短期内都可能无法回避一场潜在的危机。

此次危机之前,中芯国际已经历过一番痛苦的静悄悄的变革。本报获得的一份辞职员工列表显示,过去6到9个月间,多达91名核心员工辞职而去。

名单显示,91名员工,大多是45级,在中芯国际体系里大约等于副处长,即类总监级别,其中工作6年以上的超过60人。

91名副处长以上高层管理者中,包括中芯8英寸厂总负责人陈平人、上海12英寸厂长郑文华、天津8英寸厂长林大成、武汉12英寸厂厂长陈进财、北京12英寸厂厂长程蒙召、成都厂厂长衣冠君、深圳厂负责人邓觉为,这相当于在过去6到9个月内,中芯大陆所有生产基地高管均发生过流失。此外,中芯TD负责人陈一浸也已离开。

截至目前,中芯运营体制显然不乐观,甚至出现危险征兆:2010年,最核心的客户之一博通曾将中芯列为全球4家代工伙伴的第一名,今年年初却将中芯降为第四名,理由是技术承诺一延再延。而另一大客户德仪中国区高层近日也透露,正密切关注中芯表现。

消息人士更是透露,由于上月29日总裁兼CEO王宁国落选董事席位,如果董事会出现糟糕局面,将会有更多的高管集体辞职,中层也可能发生动荡。

在上月29日股东大会上,王宁国落选董事之后,某股东代表已变相要求王宁国辞职,并许诺给出3倍的年薪补偿。

“巧合的是,这位代表也是当年让张汝京签字走人的代表,当初张汝京获得1年的薪水补偿。”该人士说。

王宁国没有答应。中芯国际一位高层表示,按照程序,如果公司董事会对David(王宁国英文名字)不满,也不应该在股东大会上由股东投票决定其职位,而是应由董事会投票决定。

这一局面,让中芯国际多名董事感到震惊。股东大会结束后,中芯国际董事会想召开紧急会议,但独立董事陈立武、川西冈、新当选的非执行董事张文义以及中投权益代表、非执行董事刘遵义均不在,根据规定,只有3名董事无法构成有效会议。

接下来3天同样显示出一种不安气氛。6月30日,大唐终于找到张文义等人,做了沟通;7月1日,中投又来找了张文义;7月2日,董事会终于开了会,会上达成某些一致意见。

消息人士表示,有关董事长与执行董事的人选,目前仍没有任何确切消息。中芯国际官方人士昨天也表示,没有任何公告。

本报之前获悉了江上舟生前的初步安排,即在一个月前,病床上的江上舟力邀其同学、原电子工业部副部长、原华虹集团董事长张文义进入董事会,并建议其未来能担任董事长。张已退休,本打算休闲颐养,但考虑到江上舟的情义,就答应担任董事。

中芯国际多名高层对张文义入局充满了信心。

去年12月,江上舟曾强调,中芯国际要坚持两个“I”发展,即Independent(独立的)、International(国家化),不希望被改造成一个国有色彩浓厚的企业,因为行业特点决定了它不能封闭发展,这也是中芯诞生时的良好基因。

消息人士透露,为化解眼下难题,有人甚至找到了创始人张汝京,希望他回来担任总裁,让杨士宁担任CEO,至于董事长,可能让上海实业的代表担任,以消除外界质疑。张汝京在电话里对本报明确表态:“别听他们讲,我不会回去,我不会给别人添加麻烦,也不会给自己找麻烦,我会专心做自己的LED事业。”

董事长去世、权力真空,中芯国际交易暂停

中国芯片代工厂中芯国际上周四宣布暂停股票交易。在此之前,中芯国际董事会主席过世,而总裁和CEO均未能在董事会重新选举中胜出。

中芯国际董事会非执行主席江上舟于6月27日过世(参阅电子工程专辑报道:中芯国际董事长江上舟因病去世)。

中芯国际现任CEO王宁国在上周三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未能当选执行董事。中芯国际称,王宁国的选票不到42%,而选票必须超过50%才能够当选。

中芯国际表示正在考虑针对王宁国的落选组织相关材料,发布进一步的说明。王宁国曾服务于应用材料公司多年,在半导体行业相当知名。

江上舟过世后,中芯国际剩下的两个非执行总裁,川西刚(TsuyoshiKawanishi)和陈立武(Lip-BuTan)将和张文义共三人作为非执行总裁加入董事会。张文义在6月20日被任命为董事,于6月30日生效。

江上舟的过世也为中芯国际留下了一个审计委员会的空缺。根据香港股票交易所的规定,中芯国际将尽快为审计委员任命第三位新成员。

江上舟享年64岁,由于癌症辞世。他2006年起担任中芯国际总裁,也是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的主席。他在政府部门有多年经历。

中芯国际称,在年度股东大会上,其他赋予董事会发行、分配和回购中芯国际股票的权利的提议也被股东否决。

根据今年2月发布的财报,中芯国际2010年的利润为6870万美元,是上市后首年盈利。

由于此前,王宁国在董事会中的身份是执行董事,而随着江上舟的离世,中芯国际董事长职位出现空缺,现在董事会又没了执行董事,中芯国际董事会出现权力真空,可能将会出现“内斗”。好不容易积弱的中芯国际终于有能力转亏为盈,中国自主研发的半导体事业终于露出一线曙光,此时却因人事内耗而蒙尘。本土半导体事业要在国际立足,甚至短期内超越台湾,似乎仍有一段坎坷路。

电容器电子中国容者通天下 看中国电容器如何变强(图)面板厂商价格液晶面板厂商准备提高IT专用面板价格芯片器件电子模拟老将40载业界感悟:IC工艺的深远影响威海市组件电池威海造世界最大半导体发电屋顶 年省煤118吨节能路灯能源LED路灯EMC模式面临的困惑公会游戏员工网络易联CEO王征:互联网需要人性化半导体市场三星我国半导体照明产业发展速度高于全球华为市场电信华为国外销售额比例突破65%,将与中兴兵戎相见海外市场深圳市美国企业美终止对我国数字万用表企业“337调查”

0.4126169681549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