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61.org

电表芯片产品中国芯片企业无缘本土6000万电表市场

分销商电子中国电子分销业走向哪里? TBF“2008世界之行”全球论道平板电脑美元平板PC逐渐侵占上网本销售市场TD-SCDMA华为芯片华为海思将收购重邮信科TD芯片业务批评新闻线索邮箱英飞凌推出业界最快的蓝牙芯片英特尔CEO:大幅调整路线图 应对ARM挑战富士通套件网络富士通首推面向简单应用的ZigBee无线解决方案市场美元零售业2011年全球RFID市场发展迅速 将达60亿美元信息产业电子我国中国电子高峰论坛暨2010第六届中国国际电子采购大会联发科2月营收 比金融海啸时差
经过短短6年,ADI与贝岭的市场地位已经发生了反转,前者成了中国电表计量芯片市场的龙头企业,市场份额高达90%以上,而后者却几乎萎缩殆尽

  “2006年,我们公司出口的电表计量芯片少得很。”国内最大的电表元器件出口企业——华科国际资源有限公司总经理尹红平对《第一财经日报》说。

  那么,何不在本土寻找商机?“你以为我不想做啊,可是,哪里有机会?”他有些郁闷地说,国内电力部门对于电表计量芯片等元器件的采购基本采用指定方式,且偏于国外品牌,国内产品鲜有机会。

  指定招标:洋品牌优先

  尹红平解释说,多年以来,国内电力部门在电表关键元器件招标方面,一直采用指定厂家、品牌,甚至指定具体型号的产品。而在指定产品的范围中,国外产品明显占据主导。

  记者从一位业内人士处获得多份各省与电表招标相关的文件,时间跨越2001年到2004年。内容涉及江苏、安徽、陕西、湖北等地电力部门电表关键元器件的订货要求、技术协议等。其中,作为参照的规范设计对象大部分是国外公司,比如计量芯片一类,美国ADI等公司基本成了独家的指定品牌,未见本土产品入列。计量芯片之外的产品,除LED/LCD外,绝大部分也来自美欧、日韩以及中国台湾地区。

  该人士表示,2003年以来,指定范围的产品已经由主芯片扩大到所有芯片,“更加激烈”。

  他透露,在具体招标评分过程中,国外品牌多是10分,而国内品牌是5分、3分。

  尹红平还举了一个滑稽的例子。2004年,在北京电力系统一次招标采购中,一家天津厂家的产品最终中标,但因该公司不属“指定范围”内品牌,最终在准备生产的情况下,被取消了资格。

  不过,本报了解到,上海电力系统的电表采购基本是以整机测试为主,对于其中所涉元器件,并没有设立范围。上海贝岭公司(下称“贝岭”)市场部负责人薛智峰认为,这种方式比较公平。他透露,迄今为止,好像有浙江曾“开了口子”,增加了指定品牌,杭州士兰、珠海炬力曾入选过。

  记者就上述现象向华北电网一位市场人士咨询。她表示,主要是采购要涉及很多变动,继续采购国外产品成本效益更高。不过,薛智峰认为,很多测试中,国外产品并不领先,国内产品价格要比同一性能的国外产品便宜几乎一半。

  本报致电ADI公司上海代表处,未能联系到该公司负责人。

  国内企业辉煌不再

  这种指定招标方式带来的变故是:面对广阔的中国市场需求,中国本土的电表元器件设计与制造企业根本无法涉入。以计量芯片为例,90%以上的市场份额已被ADI公司垄断。

  这种反差,作为同类企业的贝岭更是感同身受。因为,在这一市场,它10年前的荣光与10年后的尴尬让人震惊。

  “1988年~1999年,我们的市场占有率曾经超过90%,每年出货1000万片,属于绝对领先。”薛智峰对《第一财经日报》说。

  但好景不长,美国ADI等西方芯片企业很快看到中国市场这一机会。2000年,ADI进入中国,不久推出计量芯片。当时,作为领先者的贝岭并没有将这个外来者放在眼里。

  薛智峰认为,公司恰因为这种轻视造成了后来的决策错误。因为,就在2000年~2001年间,对手ADI在研发方面采用了数字技术,而贝岭仍然选择了模拟技术。“就像苏联选择真空管,美国则发展集成电路。”因为,两种技术类型芯片应用在电表中,有明显差距。模拟技术的电表,每批产品之间会有一定差异,且数据输出不精确;而数字技术的电表则相反。

  但薛智峰认为,这种决策失误并没有影响贝岭的追赶,公司早在2002年便推出了数字技术芯片。而在多种测试中,都超过了对手的同类产品。

  尹红平透露,珠海炬力部分产品都出口到了美国,“加利福尼亚一位测试人员说,测了这么多年,从没发现有这么好的产品。”

  不过,技术的反超已难以撼动既定的格局。经过短短6年,ADI与贝岭的市场地位已经发生了反转,前者成了中国电表计量芯片市场的龙头企业,市场份额高达90%以上,而后者却几乎萎缩殆尽。

  尹红平表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表应用市场,粗略的统计数字,大约为每年6000万只,而且增速越来越快。

  利益共损的产业链

  贝岭、杭州士兰、复旦微电子等公司自然直接受损。产品难以进入电力部门采购体系,这迫使它们只能尝试做些出口生意,或进入电力部门基本不用的领域,比如零售给出租房、小区,或者一些小企业。

  相对于ADI,这种做法等于放弃了国内市场。尹红平表示,国外生意之前确实不错,但由于这类芯片技术门槛并不很高,很多国家已开始发展出替代产品,做出口生意只能赚一些“零头”。

  为求得生存权,上述芯片厂家只好采取曲线救亡的手段:它们只生产,不贴牌,而让经销商自己自由贴牌销售。由于ADI等公司的元器件属于指定产品,因此,经销商自然会贴上它的商标。如此一来,中间商成了市场假冒产品的主力军。薛智峰坦陈,贝岭也曾有过这种尴尬。

  ADI公司显然也了解内情。它曾借专利手段对贝岭、士兰等本土公司提起诉讼,并试图阻止后者进入国外市场,但效果不大。

  此外,招标采购的指定,同样限制了电表整机企业参与市场竞争,它们必须只跟指定元器件厂家合作,沦为缺乏创新的组装厂。

  “这是一个畸形的产业链,如果不改变现有指定采购的局面,继续让国外企业享受既得利益,将不会有真正赢家,受损最大的只会是国家,以及企业创新的动力。”业内人士认为,这种行为已经直接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6、第7条款,并对《政府采购法》构成挑战。

  不过,中央财经大学徐焕东教授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政府采购法》主要适用于非企业的政府机构,国家电力部门应该没有纳入这一法律体系适用范围。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寄存器控制器模式两种采用CAN总线进行通信的系统比较蓝色红色椭圆Avago高亮度LED带来更好视觉质量欧洲财政年度夏普:太阳能营业额明显上升平板山寨电脑山寨平板电脑规模现身“火”起来尚需时日示波器功能数据力科推出WaveMaster 8 Zi系列示波器平台,提供4-30 GHz的带宽选择批评新闻线索邮箱TI运算放大器消除失真障碍印度中国阴极射线印度对中国彩管发起反倾销功耗时序流程微捷码Talus被瑞声达采用广西产业惠普电子早九点:广西谋划千亿元太阳能光伏产业

0.3828511238098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