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61.org

微软亚洲中国张宏江和微软亚洲工程院:研发的“二传手”

传感器元件视觉康耐视推出新型支持以太网的Checker 4G系列电价价格标杆光企与地方政府谈入网 “补贴”是博弈的焦点半导体下半年去年张忠谋:全球半导体下半年增长将趋缓航天机电太阳能航天机电拟募资22亿元加码光伏产业多点可编程解决方案富士通手机选用赛普拉斯TrueTouch™触摸屏解决方案教授费用报告唐骏学历门吐心声:那是一个曾经错误的决定电视索尼畅行无阻谁会使用Google TV?终端电信时间电信终端检测项目减少11项 费用下降约40%标签电子弯曲Tyco Electronics推出增强型SB缠绕式覆盖保护标签SBPlus
在9月末的中秋媒体见面会上,当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张宏江匆匆入场时,台上的张亚勤和陈永正关于微软未来产品的“脱口秀”已经进行了一半。看到张宏江进来,张亚勤立刻停了下来,转而向在座的记者们介绍,“我刚才提到的很多产品,都是宏江他们那边在做(孵化)。”他指着自己的这位老朋友、老部下亲切地说道。



  “工程院这边具体是做什么的?”有位记者悄声问同伴。由于ATC成立仅三年时间,远不如微软亚洲研究院那样名声在外,以致于外界还有许多人并不十分了解微软的这一研发机构,但是一旦提到其所孵化和研发的产品,很多人便会恍然大悟。



  实际上,在微软的整条产品研发链条上,ATC是一个面向应用的、直接影响微软产品的研发机构,其衔接基础研究和产品开发的重要性,常被微软中国研发集团总裁张亚勤在多个场合下反复提及。“ATC的创办是非常成功的,”张亚勤说,“它现在简直就是雷德蒙的一个明星,微软公司的每个产品组都想要跟其合作。”



  随着ATC的发展,它对微软的贡献也开始引来外界越来越多的关注。在即将发布的Windows Vista、Office 2007中,有多项功能是ATC研发的。而在美国Info World杂志最近评选的“微软Exchange Server最重要的十项技术”中,竟然有三项都来自微软位于北京的这家亚洲工程院的贡献。



  从研究到开发



  张亚勤每每提到ATC、这家由他提议创建并直接领导的研发机构所取得的成绩时,脸上总是挂着一丝自豪的神情。同样,张亚勤的名字也是张宏江在谈话中经常会提到的。



  二人的渊源甚远。早在张宏江来微软亚洲研究院之前,同在华人学术圈中享有盛名的他们就互相相识。而张宏江做出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决定,与张亚勤的极力游说不无关系。



  “亚勤是一个习惯从大局着眼、能够给部下很大自由空间的人。”在接受《互联网周刊》采访时,张宏江这样评价张亚勤。他认为,相比之下,自己则是一个更注重具体和细节的人,而且笑称自己对下属抓得更紧、更严,所以作为一对领拍档,二人一直合作得十分默契。



  在2003年,微软亚洲研究院成立刚满五周年,已走过了成长初期最艰难的阶段,发展也渐渐步入正轨。由张宏江带领的多媒体计算、数据挖掘、自然语言和分布系统等研究组已在国际上颇具影响力,身系微软未来发展的重点方向。另一方面,他本人也凭借在多媒体计算、视频和图像内容分析、演示、检索和浏览研究领域的“开拓性贡献”,于这一年的11月,被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授予院士( Fellow of IEEE )的称号。



  是时,张亚勤正面临擢升。其手下两位得力干将沈向洋、张宏江也面临着“一人选一摊”的机遇,即在现有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和即将成立的微软亚洲工程院的管理工作中做出选择。“相对来说,我觉得工程院对我更具有挑战性。因为研发产品一直是我想做而没有做过的事情。”张宏江这样对记者解释他所做出的决定。



  2003年11月4日,ATC在北京正式成立。就这样,喜欢挑战的张宏江带着ATC踏上了一条陌生的道路。与过去做着决定微软10年~15年产品发展的基础研究不同的是,现在张宏江的脑袋里装得更多的是现实中的市场需求,并要考虑如何把现有的研究成果转化为微软两三年后的最终产品。



  中国圆心



  实际上,在张亚勤今年1月份从微软总部归来成立中国研发集团后,为什么要单独挂出ATC这块牌子的答案已经变得异常清晰了。



  张亚勤在去年就开始试图将微软在中国的研发影响力推向微软全球,而这一计划带着几项明确的目的:增强技术向产品研发的转移;充分利用中国本土职员的能力;从中国市场找出可以推行到全世界的新点子;孵化微软在中创造的技术以便使其推广到全世界。



  鲍尔默看了这份计划书后非常满意。由于微软亚洲研究院近几年的突出表现,鲍尔默对中国的关注也已不再仅仅停留在对中国市场的看好,而是希望能将在中国创造的新技术真正应用在微软的全线产品中。在他的进言下,盖茨也很痛快地开了绿灯,并做出“ATC的人员数目可以不做限制”的许诺。



  目前,ATC在北京的研发队伍已经从20人发展为近400人,其所确立的研发项目也从7个扩展至25个。它负责将用户的需求转化成产品,与微软全球的MSR合作,孵化其基础研发的技术成果,同时,还负责将微软当前的一些既有产品进行转化。



  ATC的员工队伍仍在不断地膨胀着。张亚勤在今年年初时曾表示,在未来三到五年微软中国研发集团的人数会增加到三千人左右。而据张宏江透露,这其中有近一半的人都将成为ATC的员工。



  包括微软在内的跨国公司,过去所采用的传统模式是,主要以美国市场为依托,欧洲其次,再向全球市场推广。“但是,中国在手机嵌入式等市场的特色发展和表现,已经充分证明了过去那种模式已经不再适用。”张宏江解释道,“因此现在要由ATC来把更多基于中国市场需求的特色做法孵化成产品,再推向全球市场。”



  而ATC的地位也将随着微软圆心的转移逐渐上升。目前ATC所做的工作还多为一些产品功能,未来将更关注产品的孵化和中国的新兴市场,比如农村信息化等方面。“我们要孵化出一批从中国市场走向世界的技术。”张宏江对未来展望道。



  黄埔军校



  在ATC三年来的快速成长中,另一组数字的变化也很惹眼,即其合作伙伴的数量已从零增长到了十四家。这其实也是ATC在技术孵化之余的另一重任,即对内、对外培养大型软件开发的人才,营造微软在中国的生态系统。



  早年在硅谷,惠普公司的成功正是源于其培养了一系列企业,使得围绕其产品的应用遍地开花。张宏江说,微软亚洲工程院希望能够承担人才培养的这一角色,“微软的成功与其说是其自身产品的成功,不如说是微软提供了一个平台,使其他公司能够跟我们一起做,也就是所谓的共赢。”



  目前,在微软亚洲工程院内部,来自中软、浪潮、神州数码、创智等合作伙伴的百余名员工,正在与微软的专家们一同完成一些项目的研发,同时接受一些培训“相信一年之后,当这些人回到他们的公司内部,就会成为各公司的技术骨干。”张宏江解释着微软亚洲工程院“黄埔军校”的这一角色。



  与此同时,由于中国本土能够进行大型软件开发的人才还十分有限,ATC在不断扩张的同时,还承担着对内培养人才的重任。去年9月,微软亚洲工程院在上海成立了分院,主要负责服务器、开发工具和数据库等项目的研发。



  张宏江在北京和上海已建立了两座堡垒,寻找中国最优秀的软件人才。“工程院的成功,对微软,对中国的整个软件产业,都将很大的贡献。”
银行项目中下游多晶硅项目骑虎难下 银行转战中下游电容触摸屏电极互电容式触控技术浅析面板产能苹果触控面板钱景亮 三强激战三星平板电脑纽约时报:iPad竞争对手今年誓推平板电脑价格跌幅需求LED电视库存决定LED价格石墨对称性薄膜用水就能变成半导体 石墨烯上生成带隙智能交通需融合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半导体力道设备半导体厂拼扩产 无尘室设备订单满到明年批评新闻线索邮箱杰尔推出存储芯片支持垂直记录 容量提升三倍

0.42409801483154 s